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  >   舆情回应

索 引 号: 11450721008115507Y/2018-36281 主题分类: 林业
发文机关: 灵山县林业局 成文日期: 2018年07月12日
发文文号: 发布日期: 2018年07月12日
标  题: 关于红豆社区网贴《官司输了耍赖!设置障碍扣压采伐证不给发,把法院判决书当废纸!》的回复

关于红豆社区网贴《官司输了耍赖!设置障碍扣压采伐证不给发,把法院判决书当废纸!》的回复

7月8日网民“小青桔”在红豆社区钦州论坛发布了题为《官司输了耍赖!设置障碍扣压采伐证不给发,把法院判决书当废纸!》的贴。我局领导对网帖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,组成工作组进行了调查,现回复如下:

一、案件基本情况:2016年6月21日,钦南区久隆镇罗江向灵山县政务服务中心林业窗口提出申请,申请采伐灵山县陆屋镇广笪村委木亮村蚂蝗岭、花生麓、安攀麓、牛埠麓、汶水碑岭、高坳麓、东冲背岭、碰塘麓口岭、横岭头岭、马安岭等一带的巨尾桉林木。申请采伐巨尾桉林木面积92.93公顷,蓄积8558立方米,出材6050立方米,提交了林木采伐申请表、林木权属证明、伐区调查设计材料等。

我局受理申请材料后,对罗江提供的材料进行审查,并调查相关的当事人。经查证,陆屋镇广笪村委会木亮队和原陆屋公社广笪大队木南队、木西队、茶根队的水库区外迁移民搬到陆屋镇罗屋坪村委会新建村民小组、东风村民小组、甲屋村民小组、教坪村委会禾塘岭村民小组、韦屋坪村民小组、申安村委会迁安村民小组、陆屋村委二街的移民对该片山岭的土地权属有异议,多年来,林地权属纠纷一直没能解决。2012年陆屋镇广笪村委会木亮队在该片山岭种植速生桉树,林木已达成熟期。

为了解决山上林木的问题,经过陆屋镇人民政府、陆屋镇林业站及灵山县调解处理土地山林水利纠纷办公室的调解,争议双方于2016年3月23日在灵山县调解处理土地山林水利纠纷办公室签订了《调解协议书》,达成一致协议,双方同意争议的林地权属问题依照法律程序解决,同意搁置林地权属争议,先解决争议林地上的林木。2016年3月28日,根据协议达成的方案,罗江交给灵山县调解处理土地山林水利纠纷办公室人民币20万元作为广笪村委会木亮村民小组林木砍伐前期土地承包费,由灵山县调解处理土地山林水利纠纷办公室钟昌岩代管,今后按确权比例才退回给权利人。2016年5月20日陆屋镇广笪村委会木亮村与罗江签订了桉树买卖合同,将山上的林木出卖给原告罗江砍伐。2016年5月24日,罗江向陆屋镇林业站提出申请采伐该片山岭林木,陆屋镇林业站对罗江的采伐林木申请材料进行公示,公示期间无人提出异议。

鉴于当时的情况,林地虽然存在纠纷未解决,但由于双方签订了《调解协议书》同意先处置林木,而且公示期间无人提出异议。 2016年6月21日,县政务服务中心林业窗口受理了罗江的林木采伐申请材料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》及《广西壮族自治区林木采伐管理办法》等有关法律法规,我局认为符合发证条件,于2016年6月22日和2016年7月5日给罗江核发了21份林木采伐许可证,发证面积92.93公顷,蓄积8558立方米,出材6050立方米。

发证后,第三人灵山县陆屋镇广笪村黄盛、黄昌海向我局提出,罗江申请采伐的林地、林木权属存在纠纷并提交申请书、该带山岭承包合同、种植时工人工资收条、林地承包费收据等材料,要求县林业局停止罗江的林木采伐并收回林木采伐许可证,否则,如果继续采伐林木将组织人员上山强行制止。为避免发生群体性冲突事件,根据黄盛、黄昌海的申请,县林业局组织有关人员进行调查了解。经调查了解,2007年水库外迁移民(原陆屋公社广笪大队木南队、木西队、茶根队的水库区外迁到陆屋镇罗屋坪村委会新建村民小组、东风村民小组、甲屋村民小组、教坪村委会禾塘岭村民小组、韦屋坪村民小组、申安村委会迁安村民小组、陆屋村委二街的移民)将上述林地承包给黄昌海、黄盛经营。根据黄昌海、黄盛提供的有关材料证实,黄昌海、黄盛也曾经在山上种植过速生桉林木,林木权属存在纠纷争议。为了避免矛盾激化,产生流血冲突等事件,我局根据《广西壮族自治区林木采伐管理办法》第三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:“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后出现林木、林地争议纠纷的,林木采伐许可证核发机关有权收缴林木采伐许可证,中止其采伐,直到纠正为止”。2016年7月8日,我局作出了《关于收回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决定》(灵林字〔2016〕19号),决定收回罗江的林木采伐许可证,停止采伐林木。待林木、林地争议纠纷解决后再重新核发林木采伐许可证。

2017年4月24日,罗江不服灵山县林业局收回林木采伐许可证的行为而提起行政诉讼。钦州市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:“被告灵山县林业局作出收回发放给罗江的《关于收回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决定》(灵林字〔2016〕19号),认定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对地方政府规章的理解错误,程序不当,且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》第八条的规定,损害了原告罗江的合法权益”。据此,钦州中院于2017年7月28日判决撤销被告《关于收回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决定》(灵林字〔2016〕19号)。第三人黄盛、黄昌海不服钦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提起上诉。广西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26日作出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。

二、第二次申请发证和原案件不同一个争议主体:2017年7月23日陆屋镇广笪村会木亮村村民黄仁道、黄伦远等30户村民联名向我局提交一份《声明》,声明指出: 2016年6月22日以书面形式转买给罗江老板,但罗江老板没有真正履行合同,县调处办明确证明2016年12月31日砍伐完毕,即开工前再支付20万元给村民而没有履行,罗江在签订买卖合同第六点时,没有在证明写上日期,有意欺骗村民,别有用心拖长砍伐时间的违法行为,罗江是属实违约等为由。要求我局停止发给罗江桉树林木采伐证。

据此,陆屋镇广笪村委会木亮村村民与罗江签订的合同产生纠纷,根据《广西壮族自治区林木采伐管理办法》第二十四条规定, 林木权属不清或有争议的,不得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。因此,我局暂时停止给罗江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是有法可依的。

鉴于双方因采伐林木产生纠纷,为化解双方矛盾,维护社会稳定,我局建议:请当事人罗江与陆屋镇广笪村委会木亮村黄仁道、黄伦远等30户群众就林木买卖合同走法律途径解决。

在此,感谢广大网友对我局各项工作的关心和支持,欢迎社会各界对我局各项工作提出宝贵的意见建议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灵山县林业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8年7月12日